當前位置:首頁 -> 在線小說 -> 試婚成癮:總裁老公晚上好免費全文閱讀(霸道總裁太威猛)

試婚成癮:總裁老公晚上好免費全文閱讀(霸道總裁太威猛)

2018-06-21  作者:網友  編輯:資源分享
第一章
肅穆威嚴的靈堂之上,賓客漸漸散去,只剩下一位身穿白色素服,身姿纖細的女子跪在靈堂之中,一雙漂亮的秋水眸蓄著淚花,目光里盡是對老人的不舍和悲傷。
管家王嬸看到夏暖身姿筆直的跪在靈堂之中,心疼道:“三少奶奶,老爺去世后,你已經跪在這里守了七天七夜,快回去休息一下吧!”
“王嬸,我不累,明天靈堂就要撤了,我想再陪爺爺一晚。”夏暖的聲音悲傷而沙啞,濃密而又長卷的睫毛上沾著淚珠,一身素色裝扮,使她看上去別有一番風情。
見夏暖執著,王嬸又道:“三少爺剛剛接手慕氏集團,肯定很辛苦,你一直都是三少爺最得力的賢內助,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能倒下。”
試婚成癮:總裁老公晚上好免費全文閱讀(霸道總裁太威猛)
聽王嬸提到慕燁,夏暖的心里一動,這才想起來慕燁這些天確實很累,要操持公司的事情,又要張羅爺爺的出殯事務,他的身體一向比較虛弱,這幾天自己也沒有給他熬調理身體的營養湯,他一定累壞了!
最終,因為心疼丈夫,夏暖對著慕老爺的靈像磕了三個頭起身離開。
夏暖用了三個小時為慕燁煲了一鍋營養養生湯,將溫度冷到五十度左右裝進保溫瓶內,驅車來到位于A市市中心黃金地段的慕氏集團辦公大廈。
走到大廳,前臺看到一身米白色連衣裙,身材高挑,氣質出眾的夏暖,臉上露出尊敬的笑容,“三少奶奶您來了,我幫您打電話給總裁。”
想到慕燁可能正在辦公,夏暖不想打擾慕燁,微笑道:“不用了,我來的時候已經告訴過他了。”
聽夏暖這樣說,前臺便將手中的話筒放下,恭敬的道:“三少奶奶請!”
夏暖走進總裁專用電梯,電梯緩緩上升到慕燁位于28層頂樓的總裁辦。
走出電梯,整個走廊鋪了一層厚厚的意大利高級地毯,走在上面就像是踩在棉花上一般,根本就不會發出一點聲音,夏暖來到總裁辦公室門口,剛想叩門,卻發現房虛掩,并沒有關上。
頓時,心中升起一抹捉弄之意,如果自己靜悄悄的出現在慕燁面前,他會不會被自己嚇了一跳?
想到慕燁英俊清雅的臉上露出驚嚇的目光,夏暖就覺得那樣子一定很好笑,便輕輕的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剛走了沒幾步,一道悅耳而壓抑的聲音傳進夏暖的耳中,讓她的身體不由一僵。
“親愛的,你愛我嗎?”
“寶貝,我當然愛你,你是我最心愛的女人。”
接著傳來女人似痛苦似愉悅的壓抑聲以及男人沙啞的嘶吼聲。
“轟……”一聲,夏暖覺得自己的世界一下子轟然倒塌。
夏暖全身如遭電擊,她是你最心愛的女人,那我又是誰?
淚水瞬間決堤,心痛的如萬根銀針在扎一般,手中的保溫瓶差一點掉在地上,她靠在墻上支撐自己的身體不讓自己倒下。。
她就是再傻再笨,就算是再沒有那方面的經驗,也知道房間里的人在做什么?
不!慕燁對她那么好,那么多溫柔體貼的瞬間,他會放下大男子主義架子,在眾人面前彎腰為她系鞋帶,聚餐時他會為她夾她夠不到的菜,大姨媽報道的那幾天,他會親自幫她煮生姜紅糖水,那么深情溫柔的目光不可能是裝出來的。
更何況慕燁那方面有疾,三年來,她一直在為他調理,房間里面的人一定不是慕燁,說不定是他的朋友。
夏暖這樣安慰自己,因為結婚三年,她和慕燁根本就沒有一次夫妻生活,所以她分不清那個沙啞嘶叫的聲音是不是慕燁的。
可是這一結論很快被夏暖推翻,夫妻三年,她很了解慕燁,他有很重的潔僻,不可能會讓別人在他的休息室做這樣的事情。
最終,夏暖還是抱著一絲僥幸之心,朝著那間房門半掩的休息室走去。
首先觸目可及的是滿地的男人和女人的衣服凌亂的扔在地上,不用去看里面的人,光是看到西裝袖口那獨一無二的水晶排扣就已經讓夏暖胸口窒息的連呼吸都痛。
因為那袖口上的水晶排扣是她和慕燁一起起草的設計圖,讓人加工后,由她親自縫上去的。
“親,親愛的,你好厲害,每次都讓人家更加愛你。”
女子軟膩的聲音傳進夏暖的耳中,尤如火燒一般讓夏暖全身如身在火窯,面紅耳赤。
畢竟,在這件事情上,她還是一個完完全全的新手。
“寶貝,我也好愛你,你就像罌粟一樣,讓我上癮,欲罷不能。”男子聲音無比深情的道。
夏暖全身一震,那聲音很熟悉,每一次慕燁對她說情話的聲音就是這樣的。
她已經不需要再去驗證,她應該馬上調頭就走!
可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經營了三年的幸福就這樣紛飛煙滅!
她想看看究竟是誰搶走了她的幸福!
當看到兩個毫無一物,像八爪章魚般糾纏在一起的身體時,夏暖心頭控制不住的一陣嘔吐感上涌。
床上的兩人此刻正專注著攀登云端,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身后多了一個人。
夏暖看著慕燁精壯的身體揮汗如雨,根本就沒有往日所見的虛弱,強壯的像一匹野馬在草原上奔馳,只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笑話一般被人蒙騙了三年。
結婚三年,她日日為他調理身體,她把他養得精壯強悍,而他卻將所有的力氣用在征服別的女人身上。
尤其是看到他麥芽色的后背上那一道道向她挑釁似的抓痕,她毫不猶豫的將保溫瓶里的營養湯一把潑向床上忘我投入的兩個人身上。
“啊……”房間里傳來男女拔尖洪亮的聲音。
“是誰干的好……”慕燁一臉的暴怒,在看到夏暖那雙通紅的雙眸時,將后面的話咽了下去,臉上的表情由最初的猙獰瞬間化作冷漠疏遠。
夏暖看著即使頭上滿是油膩的湯水,發稍上還不停往下滴水,卻依然掩蓋不了他與生俱來的英俊清雅氣質的慕燁,張了張嘴,心痛難言。
更讓她痛心的是在被她發現丑事后,他沒有一絲慌亂害怕和內疚的表情,而是目光冷漠,仿佛向看陌生人一般的看著她。
她真后悔每次都體貼的將湯的溫度冷卻到最佳溫度再放進保溫瓶,如果是滾湯的湯汁,看他還能不能用那么無情的目光看自己。
夏暖看了一眼迅速鉆進被子里看不到臉的女人,目光又看向一臉無情的慕燁,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只吐出這三個字。
“為什么?”
慕燁淡定自若的在她面前拿起一塊浴巾裹住身體,目光清冷而充滿鄙視的看著她,冷笑:“因為你臟,你不會天真的以為我慕燁會要一個人盡可夫的臟女人吧?”
第二章
夏暖心里一痛,腳步向后踉蹌了幾下,差點跌坐在地,她穩住身體,忍著心痛,不讓眼中的淚水滑落,她不允許自己在一個嫌棄她的人面前落淚。
她咬了咬唇,聲音難掩濃濃的鼻音,“既然你嫌我臟,為什么還要娶我?為什么還要給我三年夢幻般的生活?”
夏暖一直以為慕燁是特別的,不會在乎那些外界的言論,不在乎那些風言風語,堅定不移的娶她,所以她才會傾其所用,盡心盡力的照顧他的一切!
到今天她才明白,他不是身體有疾,而是嫌棄她臟!
“為什么?還不是因為爺爺喜歡你,如果我不娶你,就將我趕出慕家,如果不是你,我不會讓我心愛的人受三年委屈。”慕燁說著將一份離婚協議書丟在夏暖身上,“簽了它。”
幾張紙散落在地上,夏暖一眼就看到那幾個醒目的大字。
離婚協議書!
頓時,夏暖只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掏空了一般,她辛辛苦苦經營了三年的婚姻,突然就這樣結束了?
就好像是一場夢一般。
夏暖看向大床之上隆起的被子,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樣的女人讓慕燁如此在乎,讓他冒著慕爺爺剛死,他的地位還不穩的情況下,也要和她離婚!
“她是誰?”
夏暖的話剛落音,被子里的頭拼命的搖了起來,看樣子很不希望自己暴露在夏暖面前。
見狀,夏暖心中升起一抹不詳的預感!
“夏心?”
夏暖隨口一說,卻見到慕燁臉上的表情一頓,而被子里的人也不再搖頭。
頓時,夏暖只覺得有人在自己鮮血淋淋的傷口上又撒了一把鹽,痛到麻木,繼而不知什么是痛!
慕燁坐在床邊拉被子,聲音寵溺而溫柔,“寶貝,既然她已經猜出來了,你就出來吧,反正早晚都要和她攤牌。”
被子打開,露出一張滿臉是淚的美麗容顏,夏心猶如一只受驚的兔子,眼中蓄滿了淚水,目光楚楚可憐的看向夏暖。
“姐姐,對不起,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你要怪就怪我,不要生燁哥哥的氣。”夏心聲音哽咽,充滿自責的道。
看著眼前這個和自己長得八分相似的雙胞胎妹妹,夏暖的心情反而平靜了不少。
“你確定你是真的喜歡慕燁,而不是習慣性搶我的東西?”夏暖聲音淡淡的問。
夏心是比夏暖只晚出現一分鐘的雙胞胎妹妹,和夏暖擁有極其相似的容顏,同樣的美麗動人,但她天生眉心一抹朱紗紅痣,使她在清純中又擁有妖嬈嫵媚的氣質,眼神流轉間便能擄獲男人的心。
夏心被夏暖的話問得臉上一怔,隨即眼淚像斷線的珠子一樣落下來,“姐姐,對不起,我錯了,求你原諒我,只要你能原諒我,你打我罵我都可以。”說著抓起夏暖的手往自己的臉上打。
瞬間,夏心的臉上被刮出四道紅紅的指印。
看到夏暖把夏心臉上抓出幾道血印子,慕燁狠狠推了一把夏暖,英俊的臉上滿是緊張的看著夏心臉上的指印,心疼的道:“疼不疼?”
夏心眼里含著淚水,一臉乖巧又無辜的搖搖頭,“我沒事,你快去看我姐姐有沒有摔傷。”
慕燁見夏心這個時候不顧自己臉上的傷,還想著夏暖有沒有受傷,更加心疼善良的夏心,對夏暖的憎惡則更加多幾分。
慕燁目光凌厲而冰冷的看著跌坐在地上的夏夏暖,聲音盡是冷漠與冰冷,“夏暖,以前我還覺得你知書達理,賢良溫婉,卻沒有想到你居然心思如此歹毒,這件事情不關心心的事,是我先愛上心心的,是我苦苦追求她,她才答應和我在一起的,不管你有多生氣,有多少恨都沖我來,不管怎么說,她都是你妹妹,你把她臉抓成這樣,不覺得太過份,太惡毒了嗎?”
夏暖被慕燁那么大力的一推,后腦勺撞到身后的門把手上,疼得她眉頭緊鎖,不用想,后腦勺已經被撞破出血了。
聽著夏心假心假意的關心話,以及慕燁薄情寡義的質問,夏暖只覺得一片冰冷,怒極反笑,雙手緊握成拳,潔白的貝齒咬了咬唇,剛想說反駁,在看到夏心輕輕而動的唇語時,最終還是一個字都沒有說,只是將指甲修剪得平平的手往背后藏了藏。
見夏暖不說話,慕燁以為她是無言以為,目光冰冷的道:“趕緊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我一分鐘都不想看到你。”
第三章
“燁哥哥,這件事情因我而起,請你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和姐姐好好解釋一下好嗎?”夏心目光乞求的看著慕燁。
慕燁英氣逼人的臉上滿是不放心的道:“心心,我不能讓你一個人面對這么危險的事情。”
“燁哥哥,她是我姐姐,她不會傷害我的,不管我和你怎么樣,我都不希望傷姐姐的心,請你先出去。”夏心堅持。
慕燁站起來,經過夏暖身邊時,聲音陰冷的道:“夏暖,你若敢再動心心一根汗毛試試!”
昔日對她虛寒問暖的男人,如今卻對她的妹妹寵愛無度,看著慕燁那張熟悉的英俊臉上冰冷的表情,夏暖只覺得好笑。
更好笑的是自己三年來的相處居然沒有看透枕邊人的心思,她還真是愚蠢到家了。
慕燁走后,夏心臉上的楚楚可憐不見,揚起一臉高傲勝利的笑容,將裹在身上的被子掀開,露出性感迷人的身材,目光充滿挑釁的看著夏暖,指著自己身上某些曖昧痕跡。
“姐姐一定還不知道燁哥哥他有多猛吧,燁哥哥他真的很猛,每一次都讓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當然,這還得多謝姐姐,若不是姐姐這三年來每天盡心盡力的為燁哥哥調理身體,讓燁哥哥變得身強力壯,我也不會這么幸福。”夏心笑得得意而張揚。
夏暖只覺得諷刺不已,自己辛苦為丈夫調理身體,是為了讓他更好的和她的妹妹偷情,真是好笑至極到惡心。
“嘔……”夏暖忍不住吐了起來,只是干嘔了幾下,卻什么都吐不出來。
“夏心,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從七歲之后,你就開始以搶奪我的東西為樂,不管我喜歡什么,你都要據為已有,現在連你的姐夫也要搶,這樣做你真的快樂嗎?”夏暖目光充滿同情的看著夏心,她不想揭夏心傷疤,可是她太過份了。
七歲之前,她們是感情親密無間的好姐妹。
但自從七歲那年,她們被綁匪綁架勒索,夏心被綁匪污辱失去清白之身,從那以后,夏心就開始變了。
變得以搶她東西為樂!
每一次夏心搶她東西之后,都會裝作一副受害者的無辜表情,讓父母對她大加懲罰,這些她都不在意,不過是皮肉傷而已。
真正讓夏暖傷心的是父母的態度。
事發三年后,綁架他們的劫匪在又一次作案中被抓獲,供出曾凌辱過夏家其中一個千金,夏家在A市的地位也算舉足輕重,這讓媒體紛紛猜測究竟是哪一位千金被辱,甚至開設了專題來分析兩位千金的性格外貌,哪一個更容易被綁匪污辱的可能性。
在這個時候,她的父母將夏暖推到風口浪尖之上,讓夏暖承認當年被凌辱的人是她,來保全夏心的名聲。
而他們的理由是她作為姐姐,沒有保護好妹妹,這是她欠妹妹的。
夏暖的話讓夏心精致美麗的臉龐瞬間蒼白,目光變得猙獰而凌戾,低聲怒吼,“如果不是你在關鍵時刻裝昏倒,我不會被綁匪污辱,所以夏暖,不管我對你做什么,都是你欠我的。”
這么多年,夏暖不知道從夏心的嘴里聽到多少這句‘你欠我的’話,‘你欠我的’這四個字就像是一個魔咒一般,讓夏暖一次次對夏心妥協。
看著夏心情緒激動的模樣,夏暖無奈的道:“夏心,請你講一點道理好不好?我也很想救你,可是我當時只有七歲,綁匪一巴掌把我打昏了過去,我又能怎么辦?如果可以,我真的愿意替你承受那一切痛苦。”
她們被綁架前一天,她因為同學惡作劇誤吃芒果過敏,臉上紅腫,嘴唇也腫得像兩根香腸,根本就無法吸引綁匪的注意。
她看到綁匪對她妹妹動手動腳,連忙上前去保護妹妹,結果被綁匪一巴掌用力扇昏了過去。
這么多年,夏心一直以她害怕裝昏為由反駁她,讓她傷心不已。
“你少在那里說風涼話,受傷害的人是我不是你,你永遠也不知道那有多可怕,夏暖,趕緊簽字,這是你欠我的。”夏心聲音冰冷陰涼。
夏暖雙手緊握著筆桿,聲音清冷,“夏心,是不是我把慕燁讓給你,就可以讓你開心快樂?”
這些年,她已經成全夏心無數次,不介意再多一次。
慕燁有潔僻,作為醫生的她更有潔僻,就算這個人不是她的妹妹夏心,她也不會再和慕燁過下去,她容不得一粒沙子進入眼睛。
她有她的驕傲和自尊,一個心不屬于她的人,她也不屑再要。
“沒錯,我愛慕燁,和他在一起我很開心。”夏心一臉堅定,若是以前夏暖這樣問,夏心真的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歡那些東西,可是這一次,她確定,她愛慕燁,愛他勝過生命。
“好,我現在就把他給你,但是夏心,我警告你,這是我最后一次容許你搶我的東西,再有下次,我絕對不會再妥協,一定會和你斗爭到底。”夏暖聲音清冷而嚴肅的宣布。
慕家水深,各房叔伯對慕氏集團覬覦已久,明爭暗斗,她怕夏心任性的性子會吃虧。
血濃于水,不管夏心還認不認她這個姐姐,她都有必要讓夏心知道搶奪別人東西是要付出代價的。
夏心眼底閃過一抹精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你放心,從今天起,你也沒有東西好讓我搶。”
第四章
夏暖并沒有多想,只以為夏心覺得凈身出戶的她沒有東西值得她再去搶,看著夏心勝利得意的笑容,夏暖心里平靜不已。
凈身出戶并不可怕,她有手有腳,不怕養不活自己。
“我希望你記住你說過的話,說到做到!”夏暖說完低頭手指顫抖的在那張離婚協議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一開門,對上慕燁緊張的目光,夏暖心里一窒,臉上卻假裝平靜的看著他,“字我已經簽了,希望你以后好好善待我的妹妹,不要再像對我一樣欺騙她的感情。”說著毫不留戀的越過慕燁身邊離開。
看著夏暖不哭不鬧,平靜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瀟灑離開,慕燁的心里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只有不在乎,不喜歡,才會在失去的時候平靜瀟灑。
難道她以前對自己的關心和愛都是假裝的?
那份離婚協議書是他母親準備的,沒有給她任何財產,讓她凈身出戶。
原本他想著如果夏暖和他大哭大鬧的話,讓她凈身出戶可以讓她對他死心,可是現在夏暖這么瀟灑的離開,讓他覺得不給她一點賠償實在太過心虛。
“夏,夏暖……”慕燁聲音有些結巴的開口。
夏暖將眼中即將崩潰而落的眼淚強逼回去,深吸了一口氣,身姿筆挺的回頭看向慕燁,目光里一片薄涼,“慕先生,請問還有什么事?”
看著昔日對自己關懷備至的人突然變得如此冷漠,讓慕燁心里很不舒服,卻又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畢竟,他們是即將離婚的人。
慕燁有些心虛的道:“你,你想要多少財產,我,我可以私下給你。”
夏暖覺得有些可笑,別人不知道,她還能不知道嗎?
慕燁是A市出了名的孝順兒子,他的財政大權都掌握在他母親手里,和他結婚三年,她就沒有花慕燁一分錢。
就算他如今坐上了慕氏總裁之位,恐怕也做不了經濟的主。
“請問慕先生準備給我多少呢?”夏暖目光含笑的看著慕燁。
慕燁看著夏暖臉上像春風般溫柔的笑,沒有絲毫的憤怒和悲傷,就像是看一個朋友的目光那么自然,更加心虛,將心中原本想的數硬是多說了一個零。
“五千萬!”
夏暖一怔,原本以他的私房錢,最多也是給她個一百萬,卻沒有想到他一開口就是這么多!
夏心一聽到慕燁要給夏暖五千萬分手費不樂意了,慕燁的錢就都是她的,給夏暖五千萬就等于在她身上割肉。
夏心走到夏暖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道:“姐姐,我知道你性子淡然,一向視金錢如糞土,你會覺得給你錢是對你的污辱,今天這錢你一定要收下,是我和燁哥哥對不起你,只有收下這筆錢,才能讓我們心里好受一些。”說完抱住夏暖的脖子,在慕燁看來是夏心對夏暖充滿了愧疚的擁抱,卻沒有看到夏心在夏暖耳邊輕輕說:“我不允許你要這筆錢。”
夏暖輕輕的推開夏心,目光感動的看著夏心,看著夏暖這個陌生的目光,夏心突然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既然只有我收下這筆錢,才能讓你們的心里好受一些,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收下這筆錢吧!”夏暖說著看向慕燁,“慕先生,你是轉帳還是支票?”
背對著慕燁的夏心臉色已經難看成豬肝色。
她萬萬沒有想到十幾年來,夏暖會第一次反抗她的要求。
五千萬,五千萬!
也許是想到五千萬就要打水漂,夏心怒火攻心,肚子一下子絞痛起來,身體向前跌倒。
夏暖將夏心的身體扶住,用只她才能聽到的聲音道:“夏心,我說過不會再讓你搶我的東西。”說著看向慕燁,“她看起來是突發性腸炎,你快帶她去醫院!”
慕燁滿臉著急的道:“你不是醫生嗎?快給她看病啊。”
“我是外科醫生,不是內科醫生,所以我救不了,至于錢嘛,等你有時間打在我卡上吧,卡號我會發給你的,你快點送她去醫院吧,再晚了恐怕會有生命危險。”夏暖一臉嚴肅的道。
慕燁看到夏心臉色蒼白,覺得夏暖沒有騙他,立刻抱著夏心就走。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夏暖強裝的堅強再也堅持不住,跌坐在地上,淚水決堤而落。
守護了三年的婚姻,深愛了三年的男人劈腿她的親妹妹,她不是不傷心,不是不難過。
只是多年來,她習慣了在人前堅強,獨自舔拭傷口。
辦公室里一片安靜,她覺得心口中痛得無法呼吸,而某個地方的痛感也愈來愈強烈,這才想起被她遺忘的后腦勺,用手一摸,手指上沾滿殷紅的鮮血。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身上的手機鈴聲也像是在諷刺她一般似的,在這個時候響起,譏笑著她三年來的可笑與愚蠢。
夏暖是感性的,但作為一個醫生,她又是理性的!
她迅速將自己的悲傷埋藏心底,深吸了一口氣,將鍵頭劃向接聽鍵。
“暖暖,之前由你診治護理的一位病人今天要做手術,點名要你做助醫,我們已經說了你請假,可是他堅持,怎么……”
不等對方說完,夏暖道:“我馬上就來!”
第五章
夏暖臉色蒼白的趕到醫院,她知道一臺手術要做好幾個小時,已經一天沒有吃飯的她在出發時就打電話給醫院旁邊的面包店里讓他們準備了一份芝士蛋糕和提神的咖啡。
一路邊走邊吃,一走進大廳,看到一個身材頎長的男子走進電梯,她立刻像旋風一樣向前沖。
“先生,等一下!”
原本合上的電梯門再度緩緩的打開,她立刻向電梯里走。
誰知腳下一滑,手中的咖啡在空中劃了一個弧線,灑落在男子黑色的西裝褲上,而且是男人的重點部位。
好在咖啡的溫度并不燙!
夏暖想也不想的拿手中的手機為男人擦拭西裝褲上的污漬。
“對不起,先生,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夏暖專注為男人擦拭污漬,根本就沒有注意到男人深邃的目光像聚光燈一樣盯著夏暖的臉,波光瞬息萬變。
更要命的是他身體的某個部位在夏暖修長白皙的手指摩擦下,直接起了反應。
夏暖也注意到了男人的變化,一只手像觸電般的縮回去。
作為一名醫生,她并沒有覺得男人的反應是流氓行為,被她擦拭那里,不管換了任何男人都會有所反應吧!
夏暖習慣做錯了事就道歉,抬頭去看面前的男子,想要向他道歉,卻在看到他那猶如神抵一般的面容時,從不犯花癡的夏暖竟然忘了說話。
她以為慕燁已經是那種帥到極致的男人,然而和眼前的男人一比,立刻就黯然失色。
男人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來,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猶如希臘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顯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身上散發著冷傲孤清卻又盛氣逼人氣質,孑然獨立間散發的是傲視天地的強勢。
而此刻,那雙深邃銳利的眸光同樣也在盯著自己,帶著三分探視,三分深沉,三分壓抑,最后還有一分懷疑。
驚覺到自己的失禮,夏暖連忙道歉,“這位先生,對不起,弄臟了你的衣服,我會賠償給你的。”說著就站起來。
誰知踩在滑膩的咖啡上,還沒有站起來,膝蓋一下子撞到地面,她本能的伸手抱住男人的大腿。
“叮……”一聲,電梯門打開!
凱文看到了超級曖昧的一幕。
“陸總,林小姐她……”特助凱文看到陸奕寒那張充滿寒意的俊顏后,嘴里的話硬生生的卡在喉嚨里。
“你們繼續,我什么都沒有看到。”凱文說著連忙轉身,臉上卻樂開了花。
一向高貴清雅,不近女色的boss終于開竅了!
只是,在電梯里,是不是太狂野了?
原來他家boss是悶騷型的,口味還這么重!
夏暖想死的心都有了,如果可以,她都想挖個洞鉆進去了。
“我叫夏暖,在這里工作,現在要去手術室,衣服需要多少錢,你把銀行卡號留下,我會把錢打給你。”說完不敢再看陸奕寒,飛一般的沖出了電梯。
夏暖感覺身后有一道灼熱的目光盯著自己,后背仿佛要著火了一般,跑得更快了,不一會兒消失在拐角處。
凱文見自己老板的目光一直盯著夏暖消失的方向,輕聲問:“陸總,我去為你買一身衣服?”
陸奕寒看了一眼褲子上的污漬,淡淡的道:“無妨!查一下那個女人的資料。”然后越過凱文朝VIP病房走去。
凱文那個一個激動啊,他家老板被外界猜測了那么多年的彎,現在終于要掰直了嗎?

微信掃碼免費閱讀全文
 


試婚成癮:總裁老公晚上好免費全文閱讀(霸道總裁太威猛)由資源分享吧編輯整理,轉載請注明本文鏈接


广西快乐十分规则